第九章 剑窟峡棺(1 / 1)

九国纪事 黑脸羊驼 2257 字 9天前

“先生,你觉不觉得这边处处透着一股诡异?”“林大哥此言从何说起?”入川之后,书生林管家二人商议,为免招人耳目,书生称林管家为林大哥,林管家称书生为先生。“我们自明国而来,此处是汉国疆域。我们作为异国来客,怎么也该认真盘查才是,但是守关军士只是草草检查了一下便放我们入关了。蜀汉的防御断不该如此松懈才对。”“林大哥请看,”顺着书生所指,一条栈道蜿蜒进入群山之中,“蜀地以山川险峻著称,我们这几日赶路一直在栈道上行走,如此险峻,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弃马步行。即便是有别国间谍混入其中,估计传递回去的情况也是山路险峻,易守难攻,极难取之。如此情况,守关军士对我们的检查潦草从事也从侧面印证了汉国对于栈道天险的自信。”终于打消了林管家的疑虑,书生暗中松了口气,随即思考起老师遣自己来到蜀地学剑的真实用意,自己初回老师身边即被遣出,如果说仅仅是为了学剑,总该容自己多盘桓几日。除非是局势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情况,老师要为众位师兄弟留一个退路,素闻汉皇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老师又是儒家的当世大儒,书生觉得自己已经无限接近事实的真相。狡兔三窟,自己如果要作为其中一窟,老师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想想自己还要和林管家这种老油子勾心斗角,自己都能想到的事他又怎么可能想不到,真是前途堪忧啊。虽然内心经历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但是书生表面还是面不改色,继续与林管家闷头赶路。

接下来几日,书生与林管家一路上偶有交谈,其余时间皆在默默赶路。嫂嫂为书生准备的行囊之中,换洗衣物,银两,干粮,清水等一应俱全,看起来还是需要个姑娘来照料自己的生活啊,如果是自己,可能带点银两就出发了。出发了十日有余,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蜀地剑窟。

剑窟位于一处峡谷之中,正门处是一片极为狭窄的一线天地势,每次仅能容一人通过。峡谷口有两名身穿劲装的佩剑弟子守卫,书生上前来说道:“两位师兄安好,小弟师从明国王守仁,奉师命来拜访贵宗青崖子前辈。”“原来是林秋师弟,青崖子师叔早有交待,待林秋师弟至此,便直接带去见他。只是没想到,师弟来的这么快。”“日夜兼程,星夜赶路,只为尽早在青崖子前辈座下聆听教诲。”在听完书生的话后,两位守门弟子强忍住笑,其中一人答道:“师弟且随我来,我先带师弟前去安顿一下。”“多谢师兄。”“师弟不必客气即此人即在前方带路,书生与林管家一前一后进入一线天。初时极为狭窄,仅能容一人通过,复行数十步,前方豁然开朗,放眼望去,一片片麦田整齐排列,此时正是收割冬小麦之际,随处可见忙于夏收的农户,男人收割小麦,女人则箪食壶浆来到田间地头,为辛苦劳作的亲人送来食物。守门师兄见书生呆呆的望着麦田,问道:“师弟缘何神游?”“原本以为剑窟是一处葬剑之所,剑窟中人应当一心练剑,不问世事,可我看到的却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的景象,所以不免有些落差,倒是失礼了。”“要说葬剑之所也没说错,师弟请看。”顺着师兄所指,远处的峭壁之上,排列着一口口悬棺。“这是我剑窟诸位前辈的安眠之所,师弟再看另一边。”循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另一边的峭壁之上,可见许多微弱的光点,书生凝神望去,这些光点竟是一把把插在峭壁上的剑,书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密集,到底会有多少把宝剑。林管家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应该是早有听说。看到书生的表情,佩剑师兄颇为自得,“剑窟仙去的前辈曾言,宝剑不该蒙尘陪葬于棺木之中。自此剑窟中人西归之后,宝剑便留在另一边峭壁之上,此外,剑客来到剑窟挑战,若是成功,可自去寻一把投缘的宝剑带走,若是失败,自当留下自己的佩剑,自从剑窟有了这个规矩之后,还未曾有人能带走一剑,反倒是崖上的宝剑越来越多。剑客输了剑,便如同亲手葬了自己的剑一般,剑窟之名可能也是由此得来。”“厉害厉害,着实让人不得不心生敬意。”一记不要钱的马屁随手拍出,佩剑师兄脸上得意之色愈甚,连带看书生的目光也觉得亲切了几分。

“师弟,且随我来,本次给你们两位安排的住所在青崖子师叔的居所,青崖子师叔性情有些孤僻,师弟自当小心应对。”“多谢师兄提点,不知青崖子师叔可有什么爱好,我也好投其所好。”“青崖子师叔的爱好嘛,打铁算不算?”书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打铁,这爱好真是有够别致的,果然出尘高人的想法无法用常理揣度。

继续向前行进,一路上碰见的人无论是农户还是剑客,都会停下来与书生一行人打个招呼。在即将到达青崖子居所之时,这一行人被一个娇俏的少女拦了下来,少女身穿一袭红色长裙,腰间佩戴着一把极为秀气的宝剑,“谁是林秋?”“我是。”书生向前一步,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你可要好好加油,如果入门的话,你就是我师弟了,我自然会罩着你的。”说完便挥了挥手,径直走开了。

书生被这个加油弄得有些迷茫,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佩剑师兄,师兄无奈的耸耸肩,说道:“青崖子师叔至今为止只有师妹一个弟子,如果你能成功,便是门下第二人了。”“哈,都没有人想要拜到青崖子师叔门下嘛?”“怎么可能没有,不过都是去试训几天便放弃了。”书生感觉面部一阵抽搐,这得有多恐怖,老师,你到底给我选了个多不靠谱的剑术老师啊!